我想活下去——一個癱瘓六年小伙的心聲

來源:未知 編輯: 發布: 2017-09-26 14:12

祈付利一見到我們就哭了。28歲的小伙子,哭得讓現場的醫生和我們也忍不住唏噓起來。

很久了,我一直沒有活下去的勇氣。祈付利說,大小便失禁、全身癱瘓、家里只剩下殘破的墻面,連張床都沒有。要不是濟南復元康復醫院和眾多好心人幫我恢復了肌體功能和活下去的信心,我都不知道未來在哪里。

祈付利哭著說,我就想和你們說說話,除了父親和醫院里的人,已經好久沒人和我聊天了。

陪在祈付利身邊的,是他的父親。他的母親在外地一家養老院給人做飯,一個月幾百塊,僅夠維持基本生活,還要養活13歲的弟弟。弟弟每月有一百塊的補助,那是當地政府給的。

祈付利有一塊手機,那是他和外界的唯一聯系。但因為沒錢交話費,手機早就停機了。

記者發現祈付利父親的耳朵里塞著個耳機,隱約聽到里面的聲音:“我將這事告訴你們,是叫你們在我里面有平安。在世上你們有苦難。但你們可以放心,我已經勝了世界。”

這是《圣經·新約》中約翰福音里的一段。祈付利的父親說,我現在每天都聽《圣經》,我的精神快要崩潰了,聽聽這個,能緩解一下。

同行的人忍不住問祈付利,你現在最想做的是什么?

剛剛平復下來的祈付利又一次淚如雨下,抽泣著說:我想陳述一下這些年的痛苦,我想活下去,想跟所有幫助我的好心人說一聲謝謝。

記者拼命忍住想要奪眶而出的淚。活下去,一個人最基本的生活權利,在祈付利身上,卻顯得那么艱難。

blob.png

 

遭遇車禍全身癱瘓

2012年的小年夜,家住河北省遵化市東舊寨鄉梁屯大隊的祈付利正騎著摩托車趕往女朋友家。那年他22歲,風華正茂,瀟灑帥氣。在青島打工掙下的錢除了給父母和弟弟買了禮物,還給女朋友買了漂亮的衣服和首飾。

遠處一輛汽車開過來,開著大燈,絲毫沒有減速的跡象。

祈付利被大燈晃的什么也看不見。他想停下車靠在路邊,但已經來不及了,呼嘯的汽車瞬間將他撞飛。

祈付利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躺在醫院的病床上。父親告訴他,肇事汽車已經逃逸,由于村子里沒有監控,根本找不到。

通過全身檢查,祈付利除了嘴唇外傷縫了七八針外,頸三頸四受損骨折。這是最致命的,當年的桑蘭就是因為頸椎骨折,即使再有錢治病,也是終身坐在輪椅上。

此時的祈付利感覺整個世界都坍塌了。大小便失禁,全身癱瘓,連話也不能說。對于一個沒有多少收入的農村家庭來說,這等于判了死刑。

blob.png 

祈付利家中照片

為治病家徒四壁

祈付利家里能賣的全賣了,祈付利的父親拿出手機里的圖片讓我們看。空蕩蕩的屋里,中間只有一張方桌,所謂的床,是用磚壘起來的。如果放在上世紀三四十年代,這樣的家境似乎還有人相信。

祈付利的父親紅著眼圈說,賣完家里所有的東西,也只湊了一萬塊,可當時的手術需要五萬塊,沒法子啊,我把孩子推到手術室門口,一狠心不管了。我對大夫說,這孩子我不要了,你們看著辦吧,肇事者撞了人到現在都找不到,本來一個活蹦亂跳的的孩子,現在卻只能躺在床上等死。造孽啊!

當時的祈付利就像個植物人,不能轉身,不能說話,但他知道父親的苦、母親的苦、家里的苦。他后來說,如果當時我能動,我一定會從樓上跳下去,我不想給家里添麻煩。

祈付利的遭遇得到了醫院和當地政府部門的關注。在社會各界的幫助下,手術順利完成。但頸三頸四的嚴重受損不是一個手術能解決的。

術后的祈付利能說話了,手臂也漸漸有了知覺,但卻軟綿綿的,沒有絲毫的力氣。家境貧窮,加上負債累累,祈付利一家再也拿不出一份錢。

祈付利說,沒有錢,買不起藥,手術后我連一個藥片都沒吃過,只能靠自己的努力恢復手臂的知覺。我還是躺在床上,腿不能動、大小便還是失禁,但我能說話。我對父親和母親說,你們不要管我了,放棄吧,不要再為我浪費精力了。

祈付利的父親心疼的直掉淚,他親自守護在兒子身邊。為了省錢,導尿管自己給孩子換,自己給孩子翻身、擦身子,吃飯只吃饅頭。

祈付利能說話后,只打了一個電話。是給他的女朋友打的。自從出車禍后,他沒再聯系過女朋友。

電話里,女朋友聽到他的聲音就哭了,女朋友說她去看過他好多次,每次都是偷偷從門縫里看。她不敢讓他發現,她的父母知道這件事后,逼著她不要再聯系他。

祈付利忍著淚,哽咽著說,之前就想告訴你,可我不能說話,現在能說了,我們就是普通朋友,我不能拖累你,祝你的生活幸福。

打完了電話,祈付利就把女朋友的手機號碼拉黑了。他拼命咬著嘴唇,淚水傾瀉而下。

blob.png 

我現在能撿豆了

2012年到2016年,祈付利在床上整整躺了五年。久病床前無親人,祈付利不僅拖累了家庭,也拖累了父母和親人。

那時候,我真的不想活了,太痛苦了。祈付利見到我們的時候,一直在重復這句話。他說他的父親天天聽《圣經》,就靠它支撐著自己的精神。他的母親也因為沒有錢,不敢坐車來看他。因為沒有錢,手機不能充話費,他和誰也聯系不上,也不想聯系。13歲的弟弟只能托付給二姨,但二姨的家庭也不富裕。

父親要照看我,沒時間打工,家里已經完全垮了。祈付利說,現在我們每個月靠290元的低保活著。

我心里一直有個愿望,就是再找家醫院治療一次。祈付利哽咽著說,當時就是這么想的,再治療一次,如果還沒效果,我一定不會再拖累父母和家庭。

祈付利和家人委托別人從網上查閱、打聽,最后找到濟南復元康復醫院。在當地政府、朋友以及當地教會的幫助下,祈付利和父親又湊了三萬元,于2017年輾轉來到濟南。

濟南復元康復醫院的崔主任接待了他,給他制定了詳細縝密的治療方案。通過短短幾個月的治療,現在的祈付利可以站起來走幾步了,腿上也有勁了,更可喜的是,祈付利的手臂機能恢復的很好。

我現在能撿豆子了。祈付利不止一次地重復著這句話。

據醫院的醫生介紹,祈付利從一個盤子里把豆子撿到另外一個盤子里,速度快而且不會掉,他的腿部力量恢復的也較快,能拄著拐著走幾步了。這對于頸三頸四骨折的人來說,簡直就是奇跡。

我現在不想死了,我看到了希望,我想好好活下去。祈付利哭著說這句話的時候,現場的人無不動容。

是誰給了祈付利希望?又是誰給了他活下去的勇氣?

筆者不想去刻意的贊美某個人或者某個機構。對祈付利來說,他能有繼續活下去的勇氣和信心,這和關心他的政府、機構、媒體以及眾多好心人都是分不開的。

只是,現在的祈付利已經欠下醫院五萬多元的費用。盡管如此,醫院也不忍心就這么放棄治療,將祈付利父子攆走。對于醫院來說,能免的都免了,連父子兩人的吃飯,醫院都會給予一定的救濟。

他們每天都在肯饅頭泡清水,我們實在看不下去。醫院的一個負責人說。

我想找個工作。祈付利的父親說,雖然孩子的大小便現在還不能控制,但晚上可以穿著尿不濕睡覺,我想在醫院的附近找個工作,掙點錢,一來給孩子繼續治病,二來能慢慢地還上醫院的費用,人心都是肉長的,我們不是賴著不走,我們實在是沒有辦法啊。一直在克制的祈付利父親說完后,放聲痛哭起來。

我想活下去。祈付利還是簡單的一句話。他說,希望將來有一天,能恢復健康,我要對每個幫助我的人說謝謝,你們是我的恩人,更是我的再生父母。

注:

本篇文章完全真實,沒有絲毫杜撰。目前祈付利就住在濟南復元康復醫院,希望能有人盡點微薄之力,幫幫他。

祈付利因為付不起電話費,手機一直停機。有想給予幫助的,可聯系濟南復元康復醫院讓我們給祈付利人生的道路上點燃一盞明燈。

猜你還想看:

鳳凰網友:歲月靜好moon
評論:別把姐當備胎,姐是你換不起的輪子

騰訊網友:Haggard. 憔悴
評論:世界上只有騙子是真心的,因為他是真心騙你的

搜狐網友:A monologue. 獨白。
評論:我要努力實現夢想,以彌補小時候吹過的牛。

網易網友:先森,你算個what
評論:吃貨都是善良的,因為每天只想著吃,沒時間去算計別人

天涯網友:透支的生活°
評論:我以前對你掏心掏肺 你卻對我狼心狗肺 搞得我現在沒心沒肺

天貓網友:ゆ.舌尖腥咸
評論:誰說我胖我跟誰急,我不就是有點腫么。

淘寶網友:Curtain情歌
評論:法國有個圣女,叫貞德。中國有好多剩女,是真的。

其它網友:強顏歡笑ソ
評論:曖昧的本質是激情,而愛情的本質是平淡。

百度網友:肆虐ヽ Ragingヽ
評論:媽媽說不準我們早戀,沒說我們不準結婚。

本網網友:余存° d3sTiny-
評論:虎落平陽被犬欺、落配鳳凰不如雞 。

重庆快乐十分爱彩乐